業界新聞

物流新戰爭 從價格戰突圍

作者:ZNS  點擊次數:150  發布時間:2020-10-19

2020后疫情時代的雙11啟動在即,而每年的電商大戰,背后也是物流大戰。

10月14日,14家快遞物流公司聯合宣布,將攜手天貓、菜鳥正式啟動2020年天貓雙11全球狂歡節的物流備戰。京東物流也針對熱銷商品推出“預售商品前置”功能。

加之上個月底,中通快遞赴港二次上市、阿里增持申通、圓通股份……一系列消息,快遞行業迎來疫情后,最受矚目時刻。

9月21日,申通再獲阿里巴巴增持,阿里巴巴將間接獲得申通快遞10.35%的股份,累計間接持有申通快遞上市公司25%的股份。9月1日晚間,圓通速遞發布公告稱,阿里巴巴以每股17.406元的價格,向圓通收購3.79億股,占股份總數12%,涉資66億元,收購完成后,阿里巴巴將持有圓通22.5%的股份。

快遞行業正面臨著危與機并存的風云際會之時,一方面電商與物流的關系正在悄然改變:阿里一直在加大國內、國際物流基建的投入,而京東、拼多多也在試圖培植自己的第三方物流體系;另一方面,長物流的市場從增量變存量,引發“價格戰”進一步將競爭推向白熱化。

對快遞公司來說,急需新場景新藍海的開拓。

●電商持續投加碼快遞,阿里動作頻頻

國內疫情穩定后,阿里對物流基建的投入持續加強,主要表現在對“通達系”的資本投入在持續加大。

(制圖:商業數據派)

從上半年的包裹量來計算,通達系的包裹量占到全國整體包裹量的72.7%,可以說得“通達系”就得物流的多半天下。

那么,阿里為何繼續加碼申通與圓通?

阿里首次入股申通,是在2019年3月,這次入股申通意味著阿里巴巴將在國內民營快遞企業“三通”、百世中全部占股。

阿里和圓通的牽手始于2015年5月,當時阿里宣布收購圓通少數股權,而在2016年圓通借殼A股上市,當年的年報顯示,阿里創投持有圓通約11.09%的股份,云鋒基金旗下云鋒新創持股6.43%。

如果分析目前的市場快遞業務的增速來看,圓通的增速不低于行業水平,根據國家郵政局數據,今年上半年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338.8億件,同比增長22.1%,而超過行業增速的快遞公司有四家,除了順豐以81.3%的增速遙遙領先以外,中通、圓通、韻達的增速都接近30%。

(制圖:商業數據派)

而如果從財務狀況的角度來分析,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各家快遞公司的業績普遍都不太理想,但圓通是除順豐以外,唯一一家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都在上漲的快遞公司。

除此之外,圓通的市場份額已經排到了第三名,達到15.32%,距離市場份額第二名的韻達僅有1.29個百分點,而得到加碼投資的圓通,有望在下半年超越韻達,做到市場第二的水平。

(梳理&制圖:商業數據派)

阿里對快遞的加碼,是為了進一步打通從貨到人的“任督二脈”。

經過多年的布局,阿里與通達系快遞的合作已經相當緊密,資本的合作有利于對物流加大數字化改造,優化從貨品到達消費者的體驗,從而增強自身競爭力,與競爭對手做抗衡。

而經過疫情的洗禮,阿里巴巴更是深諳這一點。

除了阿里之外,拼多多和京東也在培植自己的物流力量。今年3月,有兩家新玩家都進入了市場,被市場傳聞與拼多多有千絲萬縷關系的“極兔”,以及被認定為京東系的“眾郵”。

京東物流也在被傳單獨拆分上市中。而拼多多獲客能力雖然很強,但生態鏈相對非常單薄,也希望能建立自己的物流護城河。

不過,通達系目前也正在進行殘酷的“價格戰”,而這個戰爭也波及了整個快遞行業。

●價格血戰,新玩家或成“炮灰”

快遞市場的格局,正在悄然發生改變。根據國家郵政局數據,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的增速從2016年達到51.4%的頂峰后,就一直在緩慢下跌,而在今年上半年,這一數據已經降至22.1%。隨著電商市場逐漸成熟,即便排除Q1的疫情影響因素,這一增速也難以回到之前40%至50%的水平。

(制圖:商業數據派)

方正證券在一份研究報告中稱,根據日本和美國快遞行業發展的經驗,快遞行業在進入高速增長期后,一旦增速下跌至20%以下,就意味著快遞行業高速增長期的結束。到那時,快遞行業的競爭格局會結束價格戰,頭部企業會更加彰顯其價值,而所有玩家的競爭也會從增量競爭轉為存量競爭。

在此環境之下,中國的快遞行業正在巨變的臨界點,暗流涌動。

首先,價格戰的殘酷拼殺愈加激烈。國家郵政局顯示,6月份,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完成74.7億件,業務收入完成797億元,意味著全國快遞行業的單票收入為10.67元,比起去年同期的11.78元減少了9.4%,而在這場價格戰中,韻達的單票收入降幅最大,達到了28.5%。不過所有的快遞公司的單票收入降幅都超過了20%,連順豐的單票收入也下跌了22.14%,至18.39元。

(制圖:商業數據派)

快遞價格下調的基礎,雖然有一部分源于快遞公司引入自動化設備和派件系統效率的不斷提升,令成本降低所致。從六大快遞公司的單票成本來看,都有超過20%的降低,但中通、圓通和韻達的成本降低的幅度都低于單票收入,百世兩者的幅度則比較接近。

以中通為例,盡管目前市場占有率已經是全行第一,達到21.5%的水平,但公司的目標是在2022年達到25%的水平,管理層在半年報時給投資者的指示中強調,搶占市場是公司戰略的重中之重。

今年二季度,中通的單票收入在1.29元,是六大快遞公司最低的水平,同比下跌20.9%,單票成本為0.91元,同比下跌14%,收入與成本的跌幅相差了近7個百分點,顯示了中通為了搶占市場的決心。而反觀圓通,單票收入和單票成本的跌幅只差了1.6個百分點,反而顯得略為謹慎。

在價格戰中,沒有人能獨善其身,為了縮減成本,過去一直做直營的眾郵快遞和順豐都開始試水學習“通達系”的加盟制。

加盟制的優勢,就是可以將價格戰的部分成本轉嫁給加盟商,也方便迅速鋪開網絡。其中眾郵快遞專注下沉市場與經濟型商業發展,服務產品主要聚焦3kg小件、電商包裹,市場定位為國內電商平臺、微商微店、新型電商、專業市場及散戶。

順豐另起一張加盟快遞網絡的傳言由來已久。2019年5月,隨著順豐以“特惠專配”切入中低端電商市場。在2020年4月,順豐聯合中金公司斥資1000萬成立深圳豐網速運有限公司,其中順豐持股80%,并在杭州武漢分別成立了豐網速運有限公司,由深圳公司100%控股。隨后在6月份便取得了國內快遞經營許可,對準加盟制快遞,是順豐全部快遞物流產品中唯一的加盟制網絡,這與采取直營模式的順豐快運,在市場上定位有明確區別。

盡管加盟制確實是節約成本的好方法,但需要形成較大的規模效應,才能進一步提高盈利效率,而這種手法對于“通達系”來說,已經是駕輕就熟,對于新晉的快遞公司,能否擴大其規模效應,并且在價格戰中獲取盡可能多的利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這場價格戰的拼殺過后,接下來2-3年內,快遞行業的競爭格局將會進入最重要的時刻,很可能出現一場或多場戰略合并,進而出現寡頭的局面。

除了現有的六大快遞公司,留給其他玩家的空間已經不多了,除了六大快遞公司,整個行業只剩下12%的市場份額留給新玩家。如果新玩家想要進入市場,無非兩種選擇,在剩下的12%里面跟其他新玩家一起搶,或者到原有的六大快遞公司競爭中用狹縫(Niche)市場策略取勝,否則只會淪為戰場上的炮灰。

數據顯示,拼多多產生的快遞包裹量幾乎占到市場總量的30%,所以極兔3月份起家以后,在兩個月后單量即突破100萬,四個月后日單量已經超過500萬單,有報道稱,極兔速遞目前派送的快件中,超過90%都是來自拼多多的商品。

在極兔虎口搶食的時候,今年7月,就已有市場傳聞稱,極兔遭到了某“通達系”快遞的抵制,要求全網各網點禁止代理極兔速遞業務,快速擴張的計劃似乎要從長計議。

以上就暴露出了這個快遞新玩家的三個致命問題,第一是受限于深度綁定的電商平臺訂單量增長,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第二是在線下的基礎設施布局還非常薄弱;第三是由于拼多多上的商品價格區間普遍較低,也決定了商家注定在物流成本上必須保持在低水平上,這也進一步壓縮了快遞公司的利潤空間。

實際上,電商物流有兩個層面的合作,一是商家與快遞公司的合作,二是平臺與快遞公司的合作,盡管每個電商的平臺都有很大的話語權,但商家是否愿意與新玩家合作,除了價格補貼等手段,可能還需要想一些更長遠持久的發展策略。

●尋找增量市場,即時配送和國際化

在紅海中搏殺,不如尋找增量市場,而即時配送和國際化成為增量市場中最重要的兩部分。

首先從即時配送層面,出現新的藍海,本質上是新型“人—貨—場”的關系建立。根據艾瑞咨詢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即時物流行業訂單規模達到193.4億件,同比增幅為41.6%,占到了全國快遞量約29.6%。盡管疫情讓行業預計2020年的增速會有所放緩,達到228.4億件,同比增長18.1%,但也帶來了更大的新機遇——萬物皆可配送。

目前,美團、菜鳥、順豐、達達、閃送等都在這一賽道上努力拼殺。

目前,雖然美團日常配送騎手超過70萬,在外賣配送市場已經獲得了70%的份額,但“萬物皆可配送”之后,或迎來新變數。近日,阿里的物流品牌菜鳥旗下丹鳥物流的微信公眾號已經正式更名為“菜鳥直送”,官方資料顯示,菜鳥直送業務包括倉配、城配、即時配等,定位于同城配送網絡。

順豐同城急送則是老牌快遞中第一家全力切入即時物流的玩家。

另外,隨著跨境電商業務在繼續擴張,跨境物流也在快速發展,不少快遞公司開始把眼光放到國際化。國家郵政局稱,2019年國際/港澳臺業務收入已經達到近750億元的水平,同比增長達到28%。今年上半年,國際/港澳臺業務量累計完成7.6億件,同比增長20.9%。

興業證券在一份報告中稱,目前國際快遞企業的快遞服務價格偏高,價格適中的跨境快遞市場仍未形成,存在極大的發展空間。

(制圖:商業數據派)

目前,快遞公司在國際化業務上主要有自營和合作兩種模式。

《商業數據派》在梳理六大快遞公司財報時發現,在自營模式上,只有圓通和順豐的國際業務頗具規模,開始產生收入,其余快遞公司都還在鋪網點的過程中。而菜鳥物流在通過合作方式提供跨境物流服務,菜鳥與新加坡郵政等約90家跨境物流商合作,物流能力覆蓋224個國家和地區,跨境倉庫數量231個。

順豐曾在2015年提出,將通過建立20個全球倉網,來覆蓋4個主要目標市場,實現網絡全球化。而順豐在2020年上半年財報中稱,目前順豐國際特惠業務覆蓋海外71個國家,較上年末新增9個國家,國際小包業務覆蓋全球225個國家/地區。2020年上半年,順豐國際業務實現不含稅營業收入29.05億元,同比增長141.71%,成為增長最快的業務板塊。

圓通則是另一家在國際化上走得比較靠前的快遞公司,在2017年,圓通收購了香港上市公司“先達國際”,先達本身就已經擁有完善的國際網絡布局,目前在全球17個國家和地區擁有公司實體,在全球擁有52個自建站點,業務范圍覆蓋超過150個國家、超過2000條國際航線。

另一方面,圓通在2018年6月,聯合菜鳥和中國航空宣布,將在香港國際機場啟動建立一個世界級的物流樞紐,為全球72小時必達的物流網絡提供支撐,預計2023年投入使用,總投資約120億港元。

根據圓通國際上半年財報,公司上半年營收達到22.01億港元,同比增加22.3%,其中國際快遞及包裹服務的業績同比大增119%至4170萬港元。

其他的快遞公司雖然在按部就班的進行,但相對進展較慢。百世把國際化的重點放在了東南亞,堅持自建網絡。截至今年3月底,百世在泰國擁有2000多名快遞員,快件日處理能力可達30萬單;在越南擁有7個分撥中心和367個末端站點、2500余名派件員,快件日處理能力可達20萬單。

中通也在重點布局東南亞,先后在柬埔寨、緬甸、老撾、越南、泰國布局快遞網絡。申通在財報中稱,公司有82個海外網點,覆蓋35個國家和地區,包括美國、澳大利亞、俄羅斯、英國、日本和韓國等。韻達在最新財報中稱,韻達國際已開拓了31個國家和地區,覆蓋222個國際城市,網點數同比提升19%。

● 結語

隨著行業的進一步成熟,快遞的配送范疇與核心競爭點都在發生變化,已經從之前苦哈哈攻城略地的競爭中逐漸升級,更考驗與新技術的擁抱程度,與智慧供應鏈能力的結合深度。

而在疫情大考和催化之下,快遞行業的進化程度,又向前推進了一大步。

誰能贏得兩個新藍海戰爭?答案在逐步浮出水面。

關閉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關閉
天天日天天干